超级颜论第三季第23期:忠诚是一种力量

  贿赂舞弊、宫斗撕逼、大国暗战、谍战卧底……FIFA大会暗潮汹涌,中国该怎么办?

  郝海东阐述了许多中国特色的奇葩遭遇,如果没有这些阻扰,他很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本赛季绿地申花和上港加大投入,德比火爆异常,他们很有可能挑战广州的霸主地位。

  切尔西被称为Boring Bus(无聊大巴),但实际上,切尔西本赛季的进球数仅次于曼城。

  每周五,网易副总编颜强将在《超级颜论》中,带大家领略足球文化的别样魅力,这里有颜强对足坛热点的深入剖析,也有嘉宾的独家内幕。

  一样的足球,不一样的颜论,欢迎各位收看《超级颜论》,那跟过往一样,希望所有的观众朋友能够通过各种社交媒体的方式和我们保持频密的交流,不管您用的是易信、网易新闻客户端、微信还是微博,都希望能提出您有趣的问题,提出您有态度的观点和我们来进行分享,在这一期的《三岔口》当中,我们将会挑战这样的三个提问:

  首先是“那个10号”的提问,能不能解释一下恩里克现在的轮换哲学,我都哭了。对,恩里克一直在巴萨进行的各种轮换,我不认为这当中有多么明确的“哲学”,而是,如果说要有哲学的话,更可能是一种明哲保身的哲学,应该说从带队成绩来看的话,恩里克的这支巴萨还算可以,至少比他当年在罗马的时候带的成绩要更好,但是恩里克这一个个体,我觉得他性格方面有一些跟过往的几位教练不同的地方,他可能会比较强硬,会比较强调自己对球队的控制,哪怕他自己的作为教练的权威还不足以统领这么一个更衣室,这么一个大牌云集的更衣室,恩里克曾经跑过马拉松,他的马拉松成绩非常好,三个多小时的时间,这当中也可以体现出他坚毅、顽强的斗牛士风格。至于它的足球哲学呢,恩里克以前自己的采访中提到过,他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希望让这支巴萨能够加速,能够变得年轻,但是在人员架构方面他进行的改变并不是特别多,所以从轮换的方式来看,可能是恩里克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获得出场机会,甚至是打破以往巴萨队队内那种非常成熟的平衡,来获得更多的经营时间,但是,这样的一种打破,这样的一种渐进式的方式并没有带来理想化的效果,反倒是引起了球队当中一些不满的声音,所以恩里克想要做的,需要做的工作非常非常多,首先,跟梅西的关系如何处理,将会是他的头等难题,我坦白说不太看好恩里克在巴萨长久的执教未来。

  “一步之瑶”提问,外籍教练涌入英超,本土教练遭到冲击,对于英国足坛是好是坏?如果说寻找一个非黑即白的答案的话,我给不出来,我只能说这样的国际化程度对于英格兰足球传统的架构是有帮助的,因为在过去百年多传统的沿袭过程当中,英格兰足球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封闭的一个圈子,在这方面我们看到,可能从博比-罗布森、维纳布尔斯之后,应该说整个90年代,已经很少有英格兰这种一线的主教练能够在国际足坛上证明自己了,但是在七八十年代还是有很多英国教练遍布世界各地,表现出他们自己独特的能力和才华。所以这样的一个类似于酱缸的一个文化圈子,如果没有外来力量的一些侵入,甚至是带来的一些变化的话,也许他自身的进步和革新不会太充分,所以变化应该会在未来十年得到体现。

  “左小惠”提问说,法尔考这么贵的租借,为什么在曼联表现这么差?说他在曼联表现这么差稍稍有些为过,因为他在曼联表现的机会都不是特别多,他进的几个球我觉得还是充分展现出了一个禁区内的这头“老虎”的能力,他在门前的嗅觉确实非常出色,他只需要很少的触球机会就能完成得分,但是法尔考的特点呢,坦白地说,我不认为他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一个中锋,他更是一个禁区内抢点型的一个中锋,所以他背身拿球和队友组合这一直不是他所长,但是,他所在的球队必须要围绕他来给他提供机会,为他制造一些射门的良机,这样法尔考能够把他自己临门一脚超强的能力以充分的发挥,所以,租借费很贵,这跟他的转会身价和这个俱乐部所处的环境相关,也跟曼联急迫的需要得到他相关,但是,表现不够好,和他长久的伤病,用了一年时间才逐渐恢复的伤病以及目前这个体系是不是完全适合他,有些关联,我相信法尔考的能力,绝对不只是在上半季所体现出来那样的一种状况。接下来请收看本期《超级颜论》的《红黑榜》。

  欢迎来到本周红黑榜。最红人物:梅西。巴萨与埃尔切的比赛,梅西重返伪中锋位置后奉献两射两传的完美答卷。在西甲历史上,梅西成为了第一位连续7个赛季至少打进20球的球员。最黑人物:梅克斯。在本轮意甲联赛中,米兰后防大将梅克斯在比赛最后阶段与拉齐奥队长毛里发生冲突。法国人对毛里先是锁喉,被拉开后仍怒气不减,竟用手臂勒住其脖子。主裁判当即对其出示红牌,赛后梅克斯被禁赛四场。最佳瞬间:罗西基no look pass。阿森纳足总杯比赛,罗西基与吉鲁打出配合,捷克中场不看人传球,吉鲁及时挑传给罗西基,后者完成凌空抽射破门。

  最犀利吐槽:罗老汉毫无PS痕迹。国外网友为了呼吁大家关注流浪街头的人,将几位球星ps成乞丐模样,内马尔、梅西、C罗纷纷流浪街头,网友表示,“乞丐版”罗本才是最真实,毫无违和感的本色出演。最奇葩新闻:门将人墙换位。在法甲尼斯预备队的比赛中,尼斯在对方罚任意球时排出了只有1人的人墙,而且这人还是门将,其实他们是把人墙和门将互换位置,在门将人墙的身后,有5名本队球员在堵着球门。最终身后的人墙把球顶出。

  这一期的《封面故事》我们要讲述的主题其实和时下的一些竞技内容没有直接的关联,这更是一个关于足球品质,包括足球跟社会关联的问题,我们取的这个标题叫做“忠诚是一种力量”,在前面开篇时我们提到,每年一月冬季转会窗口重开,会有很多新的面孔出现在您所关注的一些球队当中,也会有一些旧的面孔离去,这当中也有两个离去的面孔让我觉得非常非常震撼人心的,那就分别是杰拉德和托雷斯,尤其是杰拉德,这一期我们的主题人物其实就是杰拉德。

  杰拉德代表的是什么?忠诚是杰拉德一个最为可贵,也是被利物浦球迷最为尊重的一种品质,那杰拉德宣布是在本赛季结束之后他将离开利物浦,在接下来这半个赛季的英超足总杯征战当中,杰拉德所到的处都会是他的一场告别赛,这个告别的过程有些漫长,但是这样的告别过程应该会比较温暖,会帮助大家回忆起过去17年他效力利物浦期间的各种点滴、各种英雄时刻。

  我此前曾经写过一篇专栏,用了“绝世英雄”这样一个似乎有些夸张的一个词汇来形容杰拉德,如果大家看过2005年欧冠决赛那场比赛,看过伊斯坦布尔奇迹之后呢,应该觉得“英雄”这两个字是和杰拉德非常非常匹配,而且他是一个古典色彩非常浓厚的一位英雄,他身上有明显的缺点,甚至有过不少严重的过失,比如说嘲讽他、贬低他的人愿意去列举的各种回传和滑倒,但我认为,恰恰是因为这些缺点的存在,才能够凸显出杰拉德身上这种悲剧英雄的特点,这跟古希腊神话能够找到太多的关联之处。

  杰拉德离开,作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由于他跟罗杰斯的一次对话,罗杰斯说,要控制他的比赛时间了,因为他的年龄,因为他的状态可能没法儿保证每场比赛都打满90分钟,而杰拉德在那个时候下定决心将要离去,我觉得在这方面罗杰斯以及利物浦俱乐部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们低估了一名球员的忠诚,尤其是低估了一个古典英雄内心的那种骄傲。杰拉德是一个非常敏感,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忠诚的人,他的忠诚和他的骄傲彼此交融在一起,密不可分,他无法接受,也许在理智方面他知道他已经过了自己的竞技巅峰,但是这份骄傲、这份顽强让他无法接受他未来将不再是这个俱乐部不可或缺的一个核心人物,所以他选择了离去,这样的离去我觉得是充满着感伤,同时也让人会未来回味悠长的,因为杰拉德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利物浦人,在一个全球化时代,这样的忠诚,这样的乡土情结可能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越来越罕见了,足球跟职业体育,向这种娱乐化方向合流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但是本土化的存在,比如说杰拉德,比如说斯科尔斯,他们代表的是一城一地,一片社区一个人群内心深处的那种渴望,本土的球员对一个俱乐部,对一个足球俱乐部来讲非常重要,在文化意义上,我觉得英国足球如果要说领先于北美的职业体育的话,恰恰就是在于他们的全球化首先基于本土的本土化,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而类似的状况,或者说相关的一些例子我们在中国足球也能找到,比如说中国排名第一号的足球城市大连,也有过于大宝这样的球员在大连降级之后他所发出的肺腑之言。

  这是于大宝在大连降级之后发出的肺腑之言,于大宝是一个青岛人,而一个青岛人对于大连,大连籍球员,大连的这种本土情结没有能够在俱乐部当中体现得更加浓烈感觉到非常非常遗憾,甚至有些愤懑,所以本土化到底有多重要,一个本土的少年在一个俱乐部当中,一个本土的球员有多么能够凝聚起球迷的情结,能够代表一种社区的力量,我觉得这样的忠诚是现在足球当中非常可贵的一种品质,哪怕在商业化和全球化这两股大潮当中,忠诚,类似的忠诚会越来越罕见,这是一种遗憾,这种遗憾让我们更加珍重,也会更加珍惜杰拉德未来在利物浦给我们留下的每一场比赛。

  颜强:“忠诚”,今天我们要说的都是关于忠诚,忠诚是一种力量,忠诚也是一种负累,在这一个越来越全球化和商业化的世界里面,在足球场上,忠诚可能离我们越来越远,甚至有一天它可能会绝迹,但是,足球的世界怎么能够没有忠诚?所以本期《少数派报告》我将请来两位老朋友,一位是著名的英超评论员周枫先生,另外一位是北京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张旸先生和我们一起探讨忠诚以及杰拉德相关问题。有请两位,两位请入座。我想请问一下两位当时第一时间的感觉,听到杰拉德赛季后离开利物浦,周枫老师您是利物浦球迷啊,您当时是怎样的感受?

  颜强:我印象当中,咱们俩最早那次去英国的时候,其实你当时对利物浦的关注,跟踪时间已经超过十年了,可以说在您看球的经历当中,你是从杰拉德从一个二队的小孩,看着他一块儿成长起来的,您最早了解的球星肯定还是上一辈,达格利什,那个时代的球员,对吧。

  周枫:但是达格利什呢,等于说哪一代的球星呢,我们是没有机会看到他们的表演,因为90年代初到利物浦的时候,实际上利物浦的当家球星已经不是达格利什。

  周枫:我们还看到一个尾巴,他已经不是主力了,但他还是利物浦的球员,最后再回过来,包括像福勒那是后来的,福勒、麦克马纳曼、欧文,欧文和杰拉德就属于一代了,包括雷德克拉普,这一代的球星,等于说杰拉德走了以后,整个也都退出了这个历史舞台了。

  张旸:我觉得我看到的时候就在想,去年曼联球迷真是一个接一个呀,一个接一个,四五个人都选在去年这个节骨眼。

  张旸:相继告别,吉格斯,这都是告别球场,像埃弗拉、维迪奇,这都是离开球队。

  张旸:对,肯定记着呀,肯定记着,唉,轮到利物浦了,可能这真是一个时代要终结了。

  周枫:最关键的不是,球员的更替我觉得在职业足球当中很正常,像利物浦这两年我们看到很多球星走,托雷斯走,第一个,然后后来苏亚雷斯今年走,其实冲击都没有这个,包括你说卡拉格,虽然卡拉格一直是利物浦的队副,但是他在队中的作用跟杰拉德是不能比的,虽然一个队长,一个队副,我们是在说球员的忠诚度,为什么当时我觉得特别感伤,本来我的感觉,我们这几年在英超当中跟曼联的竞技成绩是没法儿比的,人家拿了十几个冠军,我们一个都没拿到,但你说球员忠诚度的话,曼联有三个,确实是现在英超当中唯一的三个人,加里-内维尔,斯科尔斯,吉格斯,人家这一辈子就效力曼联一个球队,我们利物浦本来可以说两个,杰拉德、卡拉格,当然,特里完全有可能成为切尔西的一个,所以三大英格兰比较大的球会里头……

  周枫:温格你也不能说他就效力这一个,人家在这之前执教过法甲,执教过日本的球队。

  颜强:所以这是拿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如果切断了这么一条脉络,未来的利物浦还会像现在这支红军吗?

  周枫:当然我相信在杰拉德之后还是会有很多本土的球员能够在利物浦成长起来,但是呢,如果他们是不是能像杰拉德这样忠诚,因为现在我们来看,杰拉德虽然在他最后的阶段离开了利物浦,但对他来讲,他对利物浦是没有任何歉疚的,他在他顶峰的时候没走,曼联要过他,切尔西要过他,实际上在他的生涯当中他缺的就是一个英超的冠军,无论他加入哪个球队,他都能拿到冠军,但是他留在利物浦。所以应该说他对球迷,对这个球队来讲,他是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周枫:但是走呢,也很难讲俱乐部做得错,因为这个事儿,现在来看,当然以杰拉德这种性格的话,他有什么不满意他也不会说出来,但是如果说是好说好散,为什么未来杰拉德不可能回到利物浦?他完全有可能回来,这个我们以后再看。

  颜强:OK,这样就进入到《少数派报告》第一个简单粗暴的问题:A或者B,他选择离开利物浦是否支持。周老师选择倾向于A?

  张旸:我也选择倾向于A,因为这个东西,作为球迷来讲,谈不上支持不支持,我所谓支持就是……

  张旸:对,我能接受,都在谈忠诚,忠诚实际上是一个双向的,现在这个年头,忠诚已经不是一个,我对你忠诚,我就能忠诚到底了,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

  颜强:张旸这句话里面提到了一个非常深的内容,其实我仔细在观察杰拉德这个事件呢,你像,上赛季当利物浦处在最顺风顺水的时候,利物浦跟罗杰斯之间真的是水乳交融,关系非常好,他甚至在访谈当中说过一些话,也许是在嘲讽贝尼特斯吧,他说如果我早点遇到罗杰斯的话,也许拿的冠军会更多,虽然他跟贝尼特斯关系很好,但是两个人之间其实打开心扉的沟通不是特别多。杰拉德的性格就是这样,杰拉德无比坚强,一个古典英雄,但是他内心深处非常柔软,他又是一个很敏感,非常自傲的一个人,我觉得他有捍卫自己骄傲的这样一种性格品质存在,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变化,就是忠诚不再是双向的一个忠诚了,因为让他下定决心是因为罗杰斯跟他坐下来认真的谈了一次,要控制他的上场时间了,而且周老师是说这跟他的续约还有关系。

  周枫:对。那么就说在他的续约当中,实际上利物浦给他的Offer不单单是一个薪水的问题,这个我觉得是好谈的,因为对像曼联、利物浦这样的球队,对自己的老球员,它不大会在薪水上头,在形象代言权上头做太多文章,因为你毕竟为我这个球队付出了很多,但是从教练的角度来讲,你只能说,职业足球是残酷的,因为年龄,因为你的竞技状态,对教练来讲,我要服众,我不可能保证你每一场都打主力。其实你看特里去年有段时间也在闹着要走,实际上他担心的也是自己的主力位置不保,但好在他最后的竞技状态还能维持得很好,杰拉德现在,他现在的位置在罗杰斯的计划当中,原来有苏亚雷斯在的时候好办,包括斯图里奇在,现在如果说攻击力下降以后,你把杰拉德搁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对罗杰斯来讲很难弄,现在如果让杰拉德一个人打中场防守,他明显已经是不行了,但如果把进攻重任放在他的身上,那么可能也会带来一定的问题,虽然大家在说新年的四个球都是他进的,但是别忘了两个是点球,两个是对温布尔顿这样的球队。另外一个,我们知道杰拉德的这种职业素质,就是刚才你说了,他希望拿一个足总杯冠军,那么你可以看出他在足总杯当中的这种拼劲可能是比其他的球员要旺盛得多。

  颜强:所以这么一解释呢,大家也就可以接受了,也许罗杰斯会因为这件事情而遭至一些球迷的怀疑,但从主教练的角度来讲,他现在也遭遇着巨大的信任危机,所以他不得不要作出一些决定,可能都不见得是他自己所能够完全认可的。

  周枫:实际上他的意思,你如果接受,能够不是每场首发,那么你照样是我重要的棋子,但如果你一定要保证首发的位置,我确实可能保证不了你,这也是讲的实话。

  颜强:但是如果对比一下,曼联方面,弗格森时代,在面对这几个老人位置的处理,我觉得走起来要比这个顺滑很多。

  张旸:那肯定的,弗格森在队的时间比这些人要长啊,罗杰斯毕竟是新来的,你面对杰拉德的时候你的底气绝对不如弗格森面对斯科尔斯的时候这么足。

  周枫:另外你看球迷的反应基本上是支持杰拉德的,大多数人都觉得罗杰斯和俱乐部做错了,这就是刚才张旸说的弗格森和罗杰斯的差距,小贝当年走的时候有多少人骂弗格森,但骂完之后,可能过两个月就把小贝忘了,因为曼联成绩在那儿,弗格森的资历在那儿,但罗杰斯现在你可以骂他,因为他确实拿不出太多有说服力的成绩,如果说几年之后罗杰斯拿了很多冠军,也许这些球迷早就忘了他当时说的是什么。

  颜强: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张旸老师永远没忘记我们迪亚比,我觉得这个难能可贵。

  颜强:迪亚比上赛季已经有主场表现了。第二个话题,这已经不关杰拉德了,但是跟利物浦还有一定的关联,我觉得这可能是跟杰拉德行走的方向相反的一个话题。

  周枫:可能性很大,因为确实一般来讲,球员会到他最先出道的球队,基本上是他职业生涯的末期了,我们可以去出很多例子来,不说别的,你说马拉多纳也是,这么有名的球王,到最后他还是要回到自己的母队去。

  颜强:托雷斯的状况又不一样,以绝对年龄论的线岁,而且他回到马竞,现在是一个租借,半赛季的租借,回去之后看到这一个星期的新闻显示出他很Happy,跟主席也是拥抱,跟所有球迷都是面对着鲜花和掌声,但他的竞技状态,以他30岁的年龄,你觉得如果他这半个赛季,假设,做一个最坏的打算,他又没踢好,那他就此退役吗?或者马竞还会把他又签过去吗?

  周枫:我觉得很难说,因为确实他现在的问题还是一个信心的问题,你要看他在切尔西进球的数据并不是很差。

  周枫:而且你考虑到,他不能保证每场首发,这样的话,你关注足球,都应该知道对一个球员来讲,实际上很少有球员是像索尔斯科亚这样的球员,老是替补上去,就能发光,基本上球员要保证你一直踢主力,尤其对前锋球员来讲,才能保证稳定的进球率,但对他来讲,在切尔西队,要说跟在利物浦和马竞比,进球数和场均的能力都下降了,但应该讲我觉得他维持的还是不错。而且包括场下他也是一个非常非常的好好先生,所以确实很难理解,而且你要说伤病,除了2012年欧洲杯决赛之前他有过一次比较重的伤之外,好象托雷斯也没有什么太重的伤病,所以真是不好说为什么托雷斯竞技状态下滑那么快。

  颜强:这么来解释他的伤病可能更是在心理层面和精神上。回到马竞,可能中国的马竞球迷不是特别多,但我们看到的一些报道确实是很温暖人心的报道,回去俱乐部之后,整个俱乐部的氛围都焕然一新,大家期待已久,在外面流散近十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了,七年时间,回去之后让大家都感觉到精神很振奋,但是如果回到一个具体的战术角度来讲,我当时挺诧异的,西蒙尼能够……西蒙尼需要托雷斯吗?西蒙尼和马竞现在这种这么强劲、这么有效的攻击体系,托雷斯扮演什么角色?

  周枫:我觉得还要看一看,确实他刚回去,所以很多东西你真的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颜强:又到了第三个,现在问题来了,第三个是严肃的问题,职业生涯只效力一支球队的忠诚,未来会不会在足坛绝迹?当然这个问题,你要说给一个绝对的答案,说肯定会绝迹,我觉得也不太可能,总会有,大家一般都会选择B,但是你如何面对这样一种改变?

  周枫:我觉得会越来越少,刚才实际上张旸在第一个问题里头已经提到过了,现在这个问题,首先是一个忠诚度,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在职业化不是特别完善的时候,对俱乐部来讲,咱俩就哥们儿,老板就说,你留这儿就行了,踢的好坏都没关系,这一辈子就在这儿,但现在俱乐部的文化肯定不是了,包括老板,你看现在英超有多少个俱乐部,尤其是大牌俱乐部,它的老板是本土化的,本身就是外面的,它琢磨着你这就是我的一个公司,啥时候我要能赚钱了,或者我有别的想法我就给卖了,你这是我底下一个员工啊,更简单的事情。其实这些年我们看看英超当中,你说终老一支球队的,退役,刚才我们讲了,曼联三老,卡拉格,这四个,特里现在也快到了退役的年龄,再找的几个现在还有,比如埃弗顿队,我们的同城死敌,奥斯曼是一个,希伯特是一个,希伯特也快退役了,奥斯曼现在还是主力和替补之间,阿邦拉霍在维拉,诺贝尔在西汉姆,好象我印象里就这么几个人,那几个人现在离退役可能还有点儿距离,但你看看这些球队,实际上都是中游的球队,而这些球员也是中游的球员,这样的话,如果我去一个地方,没有给我,除非像曼城这样时不时发疯的,曼城前几年应该说是发疯,买进什么辛格莱尔之类,给了人家好大一笔钱,莱斯科特这种的,可能他经受不住诱惑,他走了,如果没有这样的球队来找他,他们就不会走,他们会留在这里。

  颜强:相对来说,不直接相关的话题,FFP会不会反倒是对球员流动又形成一定的反向的作用?可能能够帮助这些球员更好的留再一个俱乐部效力?

  周枫:有可能,但是真正对这种大牌球员来讲,我觉得是会越来越难,因为有些很没名的球员可能踢七八年退役了,你说起来,他的生涯就效力这一个球队,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你要对一个十几年生涯,甚至于20年职业生涯的球员来讲,我觉得会越来越难,尤其是他要有相对出名的竞技水平的话。

  颜强:所以这个窗口还有一个人物我特别想说,这不是一个一辈子效力一个俱乐部的个体,但是兰帕德他绝大部分职业生涯,他身上蓝色的烙印是最深的,但很奇怪,你看,跟托雷斯去到马竞赢得一片掌声,包括杰拉德离开利物浦带来无限的惋惜,兰帕德的这个行为,可能更多的是纽约内11000注册会员的愤慨,其他俱乐部,包括切尔西,也没有表示出太多的不满,是不是大家对于兰帕德这个个体感受不一样,它不像马竞球迷认定了托雷斯是我们的金童,杰拉德就是我们利物浦的队长,兰帕德似乎是一个更加职业,但是在人情这方面,在情感这方面跟球迷区隔的会更开一些的一个人。

  张旸:就是自己孩子和别人孩子吧,是我们买来的一个成熟球星,买他来就是为了要成绩。

  张旸:但人还是现实,你让他选特里和兰帕德,这二老必走一个,肯定选让他走。

  颜强:所以这就是最深层最深层情感的机缘源自于此,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我们不是从成绩、从他的成就来看,可能对于兰帕德这样的球员来说,也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他的根基到底在哪儿,他可能自己内心深处还是认为切尔西是他的根基,但是他成长,他出道是在西汉姆联,他现在去到曼城,还扮演了一个绝对重要的角色,但是他需要遏制的恰恰是自己内心所认同的这个切尔西,这是一种关于忠诚或者不忠诚之外的一种纠结,这种纠结我觉得,说起来也挺有意思的,可能跟绝对的竞技画面不直接相关。

  周枫:你看卡拉格那年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讲的利物浦口音有多重,完全就是不一样的,别人可能觉得,这是英国人吗?但是当地球迷对他是非常非常喜欢。

  颜强:没错,所以我们在这儿说杰拉德、说兰帕德,说托雷斯,也不应该淡忘卡拉格,当然还有一些,我们这儿有一组对比的图片,最后咱们看一看,非常有意思,这位是杰拉德,那边是伊布,也许未来足坛我们会越来越看到画面右半边这三种球员,伊布、特维斯、巴洛特利。

  张旸:刚才你没问我第三个题,你要改一下我肯定会告诉你“会”,会绝迹,你不应该说“忠诚”,“球星”,如果你改成“球星”,只效力一支球队的球星,我觉得绝对不会再有了,绝对不会再有了。打个比方说,凯恩,凯恩在热刺打出来了,这赛季达到一个高度,比如英超拿到了射手榜前三,甚至是射手王,他会留在这个队吗?可能能留五年,留八年……

  张旸:你听我说,我的意思是什么呢?总有一天,他个人的需求会凌驾于俱乐部之上,或者总有一天,他在球队里的影响力会超过主教练,因为像弗格森、温格这样的主教练不会再有了,这你承认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就不会再有压得住这些球员的人了,而且现在商业化这么,越来越多的商业化需求,你作为一个球星,在市场上需求的东西也会非常多,有些时候我要上场时间不是我非要跟教练提,是赞助我的品牌要提,我这份赞助要求我一年85%的出场时间,你给不了我,老子为什么在这儿待着呀?你不给我我就少了300万的赞助费。

  颜强:现在还有一个正在发生的话题,就是你说的这种状况,是一个大家特别特别关注的超级明星,梅西,梅西前半程完全是在一个俱乐部,甚至从他13岁时开始受训到现在,而梅西现在,他已经是比,他肯定比恩里克大,他自己的个人诉求,或者说他身边这个大的家族集团的诉求,也会非常非常之大,恩里克跟他之间出现矛盾怎么办,俱乐部如何作出选择?

  周枫:而且你这个,因为你要说终身职业生涯,这东西现在真是越来越难,你像杰拉德现在34,如果他35岁没退役,现在提供的机会比原来多得多,原来假如咱们就拿五大联赛来讲,要是没有博斯曼法案,没有流动的话,走不了,要说几个高水平联赛可以开放流动,大家对竞技水平的要求差不多,但现在你看为什么英国这么多球员去美国大联盟?美国大联盟的水准,竞技水准还是要比这个要低一点。

  颜强:我们今天说的这个话题是足球场上的忠诚,忠诚是一种力量,但实际上我们面对的一个现实挑战就是全球化和商业化对于整个传统的一些足球价值体系、价值观体系形成一定的冲击,但越是这样,我们越会珍惜杰拉德留给我们的每一场比赛,以及杰拉德包括此前斯科尔斯、吉格斯和仍然在踢球的哈维、托蒂他们能够给我们留下的一些,这是足球场上非常宝贵,也许是最宝贵的传统和品质,甚至比他们的竞技能力更加出色。节目最后还是要看一看,有三位网友评论,我们这期也会挑选出一位最出色、最有趣的评论送给他一件他自己指定的俱乐部的球衣。第一位“杰拉德的离开就像莫耶斯不体面的下课一样,是足球商业化愈演愈烈的选择,为了保证成绩而放弃元老,短期看有利于球队改革,长远来说放弃了球队根本的本土球迷基础,得不偿失。”观点二“本想终老蓝桥,可惜‘将有心,君无意’。神灯续约曼城,是对切尔西不近人情的最好回击,以最‘职业’的方法,回击了职业足球冷漠的一面。观点三“职业足球有忠诚情怀固然好,可是球员的运动生涯毕竟有限、短暂,职业足球也是残酷的,去追求更多得冠军更好的薪水没什么可指责的”。两位挑选一个,张老师。

  张旸:要我选就第一个,和这个话题有关,而且我喜欢他作为一个莫耶斯支持者发表的言论,这肯定是现在皇家社会的球迷,皇家社会才是西甲食物链最顶端的动物啊(笑),而且我觉得他说的这个真的是,咱刚才讨论的过程中所说的所有内容,它基本都涵盖了。

  颜强:哎哟,我们这个节目的制作成本又将继续上升,但是我还是尊重两位嘉宾的意见,我们送出两件球衣。我们看看,第一位是“康康”,发表评论,第二位是“owen”,关于兰帕德的评论。第三位是“小俊”,关于职业足球向钱看。周老师是选择了“小俊”的观点,但实际上周老师心中自己的判断,我倒觉得你是接近于第一条,你为什么最终选择跟你观点有出入的?

  周枫:从理性的角度来讲应该是3,因为这就是现实,而且从未来来讲,刚才我们谈的第三个话题也是这样,为什么越来越少的人在一个球队待着,就是因为职业足球的发展。另外一个,你要是从,怎么说呢,从现实的角度来讲,咱们现在都在主张个性化,从个性来讲,无论是俱乐部,无论是球员,在有更好的选择的时候,那么和平分手也许总比大家骂着以后撕破脸皮好得多。

  颜强:《快颜快语》,这一期呢,我们说的还是杰拉德,但是说的是一个杰拉德的一个反面,就像前面在《少数派报告》当中我们谈到过,跟杰拉德形成鲜明对比的这个反义词呢,就是伊布,从各方面来看,伊布跟杰拉德形成对比都太过强烈,杰拉德所缺乏的唯一的一个联赛冠军,伊布有,而且不只一个,杰拉德是一个团队型的一个领袖,而伊布呢,是一个自行其是的一个独行侠,个人能力超强,但是跟团队之间的关系处理总会有一些问题,在我们的计数当中,伊布真的是自成一派,自成体系,要说杰拉德只是忠于红色这一家红军的话,伊布效力过的俱乐部,就得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么来去形容……

  进一:那当然,得伊布者得联赛嘛,到哪儿哪儿都有冠军,就连巴神都说了,他唯一服的人就是伊布。

  颜强:巴神唯一佩服的人就是这个吕奉先一般的伊布,应该说,伊布可以算是巴神的老师,虽然他的行为,他在场上的一些个体瞬间的行为不会像巴神那么奇葩,但是,他的很多言论,他的很多表态,这都是可以成为头条新闻的,就像在2014年年底,瑞典的一家媒体,评选了瑞典历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其中伊布排在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是曾经五次夺取温布尔顿冠军的比约恩-博格,这条消息传出来之后伊布非常愤怒,他对自己的排位大大的不满,他自己放言说,说瑞典要评选历史上最伟大的体育明星,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都应该是我,都应该是我伊布。这是他对于自己的认知。

  颜强:对,他已经年过30了,但是他一直是这么的直率,这一切呢应该说跟他的成长经历有关,我们都知道他是来自于前南斯拉夫地区,在瑞典呢,一直是在马尔默的一个贫民区长大的,他自己在自传当中讲述就是,在18岁之前他都没有看过瑞典当地的电视节目,他完全是属于在一个主流社会当中的一个另类,少数族群,一个低收入族群,贫民窟当中长大的,而且他说他跟他的兄弟在念小学、中学的时候都不敢跟班上的瑞典女孩交往,因为受到了很多的歧视跟误会。恰恰是在这样一个有些扭曲的环境当中,形成了他这样桀骜不驯的一个性格,尤其足球给了他一条向上攀升的一条通道,在这方面,应该说将他的个性得到了进一步的放大,这就是……

  颜强:对,他确实是一个活着的传奇,而且我觉得在现代足球的理解来说,我们如果认为杰拉德是忠诚的力量,杰拉德是对于传统足球价值观的一种代表的话,那伊布代表的就是另外一种完全相反的,另外的一种类型,以个人成就论的线年之后大家回过头来看现在所有的足球比赛,通过集锦来看的话,会认为伊布也许就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球星,但是我觉得对于球迷来讲,大家内心深处仍然会对于忠诚,对于各种传统的价值观会有一种更深的认知,伊布职业生涯当中总还是有遗憾的。

TAG标签: 足球相关词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