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迪:公正处罚涉案俱乐部 中超公司必须盈利性

  2012年,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是一个略显尴尬的年份,在这样一个中国体育的大年里,中国足球却面临着无缘奥运和世界杯预选赛提前出局的窘境。贩毒扫黑风暴正在慢慢结尾,管办分离的大幕徐徐拉开,北京时间2月29日《天天体育》继续对话中国足球掌门人韦迪,与他聊聊中国足球与管办分离的那些事。

  记者:二月初,召开了特别代表大会,推出了管办分离的政策,成立了职业联赛理事会,但是外界仍然有很多的质疑声,并不看好此次政策的实行,您怎么看待?

  韦迪:最好的回答就是让实践检验,就是通过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大概来看,这种管办分离的常识到底有没有实质效果,我想起码会有这么几个变化:第一,中国足协不再代行有所的管理任务,而交由所有的职业俱乐部和职业足球的地方协会,包括中国足协在内所有的参与方共同组织成立的职业联赛理事会来决定,那么按照工作规范,职业联赛理事会每年必须召开一次会议,他是职业足球的最高管理层级,有重大事物都要提交给职业联赛理事会来决策。

  但是大家可能说为什么不用中超公司来做大做强,来取代现在的职业联赛理事会。首先说明一点,《公司法》明确规定了中超公司随意变更是不允许的,他的任何变更必须交由股东大会投票表决,同时在中超公司成立之初就明确定位为一个盈利性的公司,那么他要转为非营利性机构是不被允许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职业联赛管理机构都是非营利性组织,但是也有特例,比如英超,但是英超导致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职业连死啊很火爆,但是国家队水平比较低,而且应该不同层级之间的协调也存在不足。所以我们没有选择英国模式,我们选择的是德国、日本的模式。

  鉴于职业足球具有相当的公益性,所以世界上多数国家选择组建一个非盈利性的专业机构来管理职业足球,咱们中国也是这个选择。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没有选择把中超公司做大做强,而是重新组建了职业联赛理事会。那么有些同志也疑问为什么咱们就不叫职业联盟?首先,职业联盟这个词在中国是个相对敏感的词汇,这种组织架构、这种参与方的构成很难用联盟这种性质的词汇来描绘。但是我觉得更根本的是,以所有的职业足球参与方共同组织一个共同意识、决策的平台这个是最根本的变化。

  这应该说只是职业足球改革的进一步延续,也没有到位、也没有终结,而且目前这种方案仍然存在着不足,我相信这种新的格局下会起到它特有的作用,但肯定不会解决中国职业足球的所有问题,这只能是在改革过程中发生的事就必须用改革的方式继续解决它。今后还会出现问题,仍然需要用改革的方式去不断的深化,不断的解决。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TAG标签: 足球相关词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